1. 創業點子網

        草編制品:當老手藝遇上互聯網,網店年入800萬


         魯北淘寶村
          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耕文明時代,普通人家的吃穿住用,基本都是依靠自然的饋贈,民間的智慧就體現在善用天然材料來制作生活用具上。

          位于魯北平原,黃河入海口南岸的博興縣,被譽為“北國江南”,民間流傳著“金絲鴨蛋白蓮藕,稻香蒲茂加葦柳,魚蝦蟹蚌樣樣有”的描述。這里密集的濕地遍生蘆葦、蒲草等植物,這里的居民從幾百年前開始,就利用這些植物的莖葉編制各種生活用具,孕育出了草柳編文化。

          灣頭村隸屬于博興縣,由于挨著麻大湖,水資源豐富,蒲草生長茂盛,草柳編手藝便一直傳承下來。早年由于地少人多,年輕人都外出闖蕩,但是近年來,隨著草柳編制品受到越來越多人的喜愛,村民們都搭上了電子商務的順風車。在年輕人紛紛鄉創業的潮流中,目暖家居旗艦店的老板賈培曉便是其中一個。

          作為全國十四個淘寶村之一,灣頭村這個不滿5000人的小村出現了500多家淘寶店,年銷售額超過100萬元的就有十幾家。目暖作為其中的佼佼者,2013年全年銷售額800萬元左右。

         

          ■草編搭上環保風 

          與其說草編制品是家具,倒不如說它們是手工藝品。不同于現代工業文明下的標準化產品,草編制品從原材料到最終成品的整個過程基本“無碳”,可以說是真正的綠色家居。

          目暖的店主賈培曉介紹了草編制品的基本生產流程:“主要分為收割、選料、晾曬、熏蒸、浸泡、編織和再次晾曬七個環節。”每年的農歷8月,是蒲草的收割季節,收割下來的蒲草要經過近一個月的晾曬、熏蒸,去水后貯藏起來備用。工人每編織一個器物都需要重復后三個環節。所以草編制品的生產周期比較長,灣頭村最好的草編工匠每天只能編制一個1.2米長的茶幾。

          草編制品的原材料蒲草生長在深水中,所以沒辦法進行人工種植。當地的人們對蒲草充滿感情,一方面蒲草心可以作為蔬菜食用,另一方面蒲草是主要的編織材料,柔韌、透氣、耐用。

          在前淘寶村時代,灣頭村的草柳編制品以外貿出口為主,當地的編工們僅能賺取供應鏈最底層的利潤。轉機發生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后,草編制品逐漸被國內消費者發現。而隨著綠色環保等理念的傳播,這種天然純手工的產品日漸受到熱捧。

          ■培育供應鏈 

          市場的追捧迅速點燃了灣頭村村民的熱情,他們用最短的時間了解如何在淘寶上開店、交易、發貨,“叮咚”聲成了灣頭村男女老少熟悉的聲音。在分享電子商務紅利的同時,當地的草柳編產業也在發展過程中摸索出了自己的道路。

          目前灣頭村的草編產業已經形成了非常完整的產業鏈,有專門收割、售賣蒲草的原材料基地,有售賣草柳編制品配件的商店,有每天來收快件的物流公司。草柳編的產業化發展不僅使得當地的村民從生產者變成了銷售者而且帶動了大量周邊產業的發展,灣頭村每個人都在分享草柳編發展的紅利。

          以目暖為例,通過幾年的發展,賈培曉已經搭建起了屬于目暖自己的供應鏈,有原料加工車間、原料倉庫、產品倉庫,銷售渠道就在天貓。

          但是灣頭村里草柳編制品的生產方式仍然沒有太大變化。這里都是以家庭為單位,目暖的訂單會分散到編工手中,他們按照要求的式樣、材料編織完后,由目暖進行統一回收。目前目暖共有400位編工,賈培曉希望改變這種類似家庭作坊的狀況,讓編工在廠房中集中編織。這樣可以使產品的質量更有保證,同時可以讓編工享受該有的勞動保障。

          產業化可以讓更多的年輕人拾起這份老手藝,目暖的編工基本都在35歲以上,其中手藝最好的是幾個60多歲的老太太。賈培曉希望草柳編產業的興起可以讓年輕人從中發現商機,讓家鄉的這門手藝傳承下去。

          ■塑造線上品牌 

          賈培曉開始意識到,雖然灣頭村的草柳編產業看似紅火,但是大家基本都沒有品牌意識,而且產品質量也層次不齊,外地客戶來到當地進貨時,只能依靠眼力辨別。這種情況也同樣映射到了線上,想在幾百家草柳編店鋪中脫穎而出,需要打響自己的品牌。于是,賈培曉關閉了原本的線下渠道,在2009年成立了“目暖”品牌,意為“目中恬淡,心生溫暖”,并入駐天貓。

          這個在當時看來有些冒險的決定,如今被證明是正確的。品牌化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目暖所積累的口碑為它帶來了源源不斷的潛在消費群。盡管目暖的產品二次回購率很低,但是口碑傳播的效果很好,很多新客戶都是老客戶介紹來的。

          目暖今年要拓展自己的產品線,計劃推出幾款比較高端的產品。草編產品目前的利潤空間并不大,賈培曉希望可以從設計、編發等方面提升產品的附加值,繼而提高產品價格。不過賈培曉這樣做的目的并不是給自己增收,而是提高整個草編產業鏈的利潤空間,“我對家鄉的草編制品有種情結,希望這門手藝活可以一直傳承下去。在過去,我的姥姥忙活一天賺的錢,僅夠給我買油條,這絕對低估了草柳編制品的價值。我希望可以提高編工們的收入。”

          有這樣想法的不止賈培曉一人,草柳編產業同樣受了當地政府的重視。針對目前缺乏產品設計人才的狀況,政府在商家與工藝美術學院之間牽線搭橋,希望為這個歷史悠久的產業注入新鮮血液。

          在賈培曉看來,草柳編制品的文化價值大于其使用價值,它首先是手工藝品,然后才是家具。現代人喜歡它正是因為其所包含的的文化價值,“如果有一天,草柳編制品可以機器生產了,那也就沒有味道了”。

         

        久久婷婷五夜综合色啪